识海中,原本飞速平稳旋转的宝塔,此刻如同暴走般在空中震荡不停。

塔身金光如洪水泛滥,从高处倾泻而下,瀑布般飞落金池当中。

原本就不小的一潭金池水,眼下直接扩大了一倍。

秦晚瑟身处识海当中,能清晰的感觉到有些不受控制的灵台清明。

若是此处崩毁,那么接下来,她很有可能会意识跟着一并崩溃,后果不堪设想。

再抬眸一看,第三层的那扇门欲开不开,才阖开一条缝隙,就让人感觉一股冰寒无比的气息,如同毒蛇般从暗处钻了出来,朝着人威胁性的吐着蛇信子。

秦晚瑟面色一变,前所未有的凝重。

双手抬起,用魂力镇压,指挥着暴走的灵气,有秩序的在全身一遍遍流转。

强猛的灵气,恍若暴走的犀牛群,在经脉中横冲直撞。

秦晚瑟只觉浑身上下,无一处不痛。

若非升至黄阶经脉变得强韧了不少,只怕眼下早已被冲撞的浑身暴血而亡。

但这灵气实在是方才被压的太狠,眼下寻到个突破口,恨不能直接一股脑爆出来,以秦晚瑟目前的魂力,短时间内根本无法镇压。

她才变得强劲的经络,眼下开始被强行撑开裂痕,手臂鼓起,有淡淡血色在白皙如玉的胳膊上渗出。

离远些看,仿佛变成了个血人。

秦晚瑟气息开始不稳,额上汗珠也染着血色,一呼一吸皆是在粗粝的刀尖走过,叫人痛不欲生。

她此刻就如同一个张到极致的弓,再扩张丁点,便会弦断人亡!

正在这危急关头,秦晚瑟只觉眉心一凉,有什么东西钻了出来,将她整个人包裹在内。

淡淡的凉意,好似身处在刚下过小雪的天里,那冷刚好沁入衣服皮肤,不曾往下,一切都刚刚好。

汹涌澎湃的灵气,仿佛被一张大嘴源源不断的吸走,只留下乖巧温顺的灵气。

身体疼痛的感觉舒缓了不少,秦晚瑟气息也逐渐变得平稳均匀。

浑身血色虽还未褪去,但也不再往外溢出。

识海中,一切恢复了先前的和平秩序。

她收回双手,望着那扇完全开启的第三层的大门,一条阶梯从上伸出,一直延伸到她脚下。

举步迈上。

每朝第三层靠近一步,便觉寒气更甚一分。

等到了第三层的门口,整个人仿佛被冰霜里里外外冻结了一般,走路都开始变得机械。

秦晚瑟咬着牙,一直走到第三层内部中央。

没有火焰,什么都没有。

有的,只有墙壁上厚厚的冰晶。

她抬手,还未触摸到那冰晶,就感觉指尖被寒气侵染,裹了一层淡淡的冰霜,缓缓失去了知觉。

秦晚瑟心下暗惊,连忙收回手。

手指一动,墙壁上的冰晶仿佛受到召唤,“咔咔”响了起来,倏地从墙壁上飞起,在空中碎成冰雾,争先恐后的进入秦晚瑟的体内。

无比冰寒的感觉,五脏六腑的血液被冻的停止了流动,整个人仿佛成了一整块冰,只需旁人轻轻敲一下,就会碎裂成几截。

冰雾还在持续不断的涌入她体内,直到秦晚瑟大脑无法运转,感知不到痛苦,方才作罢。

厢房内。

盘膝坐在床上的秦晚瑟双目紧闭,身上莫名的冒出冷白的雾气。

雾气越来越多,整个厢房变成了冰窟。

追月守在门口,忽然莫名的感觉脊背一寒,打了个寒战,回头朝门缝中看去。

什么都没看到。

白茫茫一片。

从中泄露出来丁点雾气,却冻的她牙关直打颤。

想张口唤秦晚瑟一声,但又怕打断了她闭关,惹得她走火入魔,只得焦急的在门口等着。

天色逐渐开始变亮,一缕金色光芒从窗外射入时,满屋的白雾开始逐渐散去,露出床上盘膝打坐女子的身形。

她身上,黄色光芒逐渐显现,仿佛一件无形的衣服披裹全身,眨眼之后,又融进了她的体内。

秦晚瑟慢悠悠的睁开双眼。

眼底仿佛有一朵冰花绽放,张口吐息的刹那,近距离的空气也仿佛凝为的冰晶。

终于,完成了第三层开启。

活动了一下手腕,尝试着掐诀。

身后冰制的藤蔓伸出,朝着前方蓦的射去,击中一个茶盏,瞬间四分五裂。

秦晚瑟一挑眉,眼中多了分喜色,翻身下床。

整整一夜没动,身上关节仿佛生锈了一般,稍微一动,便是爆豆子般噼里啪啦一阵响。

“小姐!”

听到里面动静,追月赶忙推门而入,见秦晚瑟身上有血色未退,脑海瞬间卡死,不知思考。

“无妨,去烧些水来,我洗洗就好。”

追月唇关紧闭,闻言快速退了出去。

洗漱一番之后,秦晚瑟准备去找楚朝晟,看能不能帮得上什么忙,但被下人告知,楚朝晟一大早就出门了。

“姐姐!”

门口,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喊她。

秦晚瑟回头一看,竟是秦浩宇,细眉飞扬,脸上多了分笑意,冲他招了招手。

“先别说话,让我来瞧瞧。”

手一伸,点上秦浩宇的额头,眼里当即露出意外的光芒。

“才短短这些时日没见,你竟然要突破红阶了?”

秦浩宇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,岔开话题,“明日北狼国使臣到来,我将代表国公府出席,想起姐姐明日也是要代表楚王府一同去的,所以,特来给你送来几件衣裙,做明日出席用。”

说着,朝着身后丫鬟挥了挥手。

丫鬟手捧着托盘上前,上面皆是衣料不凡做工精致的衣裳。

“竟有这么多?我该穿哪个好?”

秦浩宇笑笑,“姐姐穿哪个都好,若是穿不完,便每日换上一身,毕竟出门的日子还多着,若是不够,我再差人去做。”

忽而,他瞧见秦晚瑟头上的簪子,竟不是之前他做的那个木质梅花簪,换了一个他从未见过的。

“姐姐头上的簪子,真是好看。”他夸赞着,脸上也挂着笑,只是眼里却不是喜悦,而是失落,“不知是谁送的?”

秦晚瑟当下反应过来,道,“你先前送我的簪子打斗中断掉了。”

秦浩宇顿时眉眼舒展。

原来不是因为嫌弃所以不戴,是坏了啊……

姐弟两人正说着话,门口突然多出两道颀长的身影。

“秦兄?秦兄在吗!出来接我!”
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71书库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权宠医妃:失眠王爷请上榻,权宠医妃:失眠王爷请上榻最新章节,权宠医妃:失眠王爷请上榻 顶点小说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